作为世界第一核电国,法国为何还缺电?

2022-10-24评论观察 界面新闻 钱伯彦(0)

法国核电站


一对欧洲能源难兄难弟的互助合作正式开启。

上周,法国天然气网络运营商GRTgaz宣布以31GWh的日径流量向德国输送天然气,并承诺将在冬季到来之前将日径流量进一步提高至100GWh。作为交换,德国将在冬季用电高峰期向法国输送电力。

早在9月5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与德国总理朔尔兹协商后于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德国需要我们的天然气,我们也需要来自欧洲邻国的电力,尤其是德国。”

作为世界第一核电大国以及常年电力净出口国、理论上受到天然气危机冲击最小的法国,如今却颇为讽刺地求助于煤电大国。其背后的关键原因在于法国不同于其他主要西方国家的取暖结构、过去多年在核电基建上的无所作为,以及在核电政策上的朝令夕改。

神话不再

常年以来法国一直是世界上核能发电比例最高的国家,该比例在2010年代一直稳定在70%以上。

国际能源署数据显示,法国2021年的核电发电量占到总发电量的69%,远超水力发电、风能发电以及天然气发电。虽然政府近年来开始逐渐淡化核电、并大力鼓励可再生能源发电,但预计直至2025年法国核能发电占比仍将高达67.2%。

目前法国境内共有56座在运行核电站,总装机容量达61GW。不过法国电力(2.3, 0.02, 0.88%)集团(EDF)在9月公布的报告显示,56座核电站中的28座正处于检修状态,暂时无法联入电网。根据德新社的统计数据,当下接入电网的核电站装机容量仅为25GW,还不足核电总装机容量的一半,处于历史最低水平。

EDF预估今年法国核电的总发电量将在280TWh至300TWh区间之内,相当于过去30年来的最低水平,而去年法国核电总发电量还高达361TWh。

马克龙此前表示,数周时间内接入电网的核电站数量将逐步恢复至40座,到明年1月该数字将继续提高至46,至于剩余10座核电站能否重新入网则不得而知。

核电的掉链子也直接将法国拖入了能源危机。

就在与德国签订天然气、电力交换互助协议的次日(9月6日),马克龙便呼吁全法在未来数月内减少10%的能源使用量,以避免出现能源配给计划这一“最后的手段”。马克龙在讲话中敦促企业和家庭通过少开空调、调高取暖温度等措施节约能源。他同时也警告,若执行效果不佳,政府不排除施行强制性的节能措施。经济部长勒梅尔则表示“每个法国人都应有节能的责任感”,否则经济部将不得不考虑在冬季使用昂贵的天然气。

10月6日法国能源转型部又公布了15点节能计划,包括要求室内取暖温度上限设定在19度、游泳池水温下调1度、禁止在开启取暖设施的商店敞开大门等。

目前法国有35%的家庭取暖使用电力,而在主要使用天然气取暖的德国,电暖比例仅为5%。对于法国而言,冬季平均气温下降1度即相当于额外产生2.5座核电站装机容量的用电需求。

问题在哪?

与德国、英国等依赖天然气发电作为调峰电厂的欧洲邻国一样,本不应受到天然气短缺冲击的法国能源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场自生的危机。

根据EDF的表述,疫情和干旱等不可抗力因素是导致法国核电生产困难的主要原因。其中新冠疫情期间多次延后的日常维护工作,以及今年夏季欧洲极端干旱情况下核电站不得不额外运行以填补水力发电缺口造成的损耗两大因素叠加,导致秋季核电站检修工作量达到峰值。

已经过于老旧的法国核电站机组也是增加EDF维护工作的因素之一。法国的大多数核电站兴建于1979年至1994年,在时任总统蓬皮杜的牵头下,仅在1980年至1986年的七年时间内就一口气修建了37座核电站。

虽然这一被称为“梅斯梅尔计划”的核电大发展计划很快就出现了产能过剩的问题,例如1988年时37座核电站的产能利用率就仅为61%,但该批次已经年逾四旬的核电站之中的大部分却依然保留至今,如今法国三分之一的核电站寿命已超过40年。

根据EDF每十年一次的核电站大范围检修时间表,自2021年起该批次老旧核电站在超声波检测过程中就暴露出大范围管道应力腐蚀的问题。去年冬季EDF就因此关闭了11座核电站,使得法国在2021年11月至今年4月变成电力净进口国家,共进口电力超过2TWh,而前年同期法国则向欧洲邻国出口电力10TWh。

目前因应力腐蚀问题而不得不脱离电网的核电站数量就高达13座,相当于该国核电站总保有数量的四分之一。

《费加罗报》的报道显示,相比于美国核电站平均30天的维修周期,法国核电站的维修时长为70天至119天。EDF将此归咎于“缺乏效率的多重因素”,包括更复杂的监管条例以及严苛的劳动法。由于过去十余年对核电专业队伍的投入不足,目前的检修工作始终处于缺乏劳动力的状态。在马克龙的牵线搭桥下,美国核电巨头西屋电气已经派出100名工程师赶赴法国。

法国能源转型部长Pannier-Runacher曾在德法签订能源互助协议时向《费加罗报》表示,EDF有义务将所有正在维修的核电站于冬季之前再度并入电网。不过EDF至今仍未向巴黎提交时间表。

政策反复

作为国资控股公司的EDF,敢于对政府阳奉阴违的原因在于巴黎方面本身在核电立场上就一直处于摇摆不定的状态。

早在梅斯梅尔计划导致核电产能过剩的问题暴露之后,密特朗总统便叫停了大部分核电站新建计划,并开始将注意力集中于欧洲互联电(6.24, 0.12, 1.96%)网系统以便于通过出口核电来还清核电站建设贷款。

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爆发之后,虽然萨科齐政府试图通过全法核电站压力测试来缓解民众的反核情绪,但根据法国民意调查公司IFOP当时的数据显示,62%的法国人支持在未来25年至30年时间内淘汰核电,另有15%的民众则希望尽快弃核。

为了迎合民意,2012年当选的总统奥朗德承诺逐步减少核能在法国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至50%,并于2025年之前淘汰一批老旧核电站,但最终在奥朗德任期内法国并未关闭任何一座核电站。

此后当选的马克龙虽然在第一任期内一度宣布跟随奥朗德的核电方针,计划在2030年前关闭14座核电站,但很快便将时间节点延后至2035年。

EDF总裁Jean-Bernard Lévy就曾将目前核电站维修问题归咎于马克龙政府:“如果我们能够合规地进行日常检修,如今我们根本不需要讨论这些问题”。Jean-Bernard Lévy认为,奥朗德政府和马克龙第一任期内强调的逐步关停部分核电站计划,导致核电产业停止了后续人才队伍的建设。

复兴核能

相比于光说不练的奥朗德,经历了去年冬季大范围核电站脱网检修的马克龙于今年2月提出了“核能复兴”的计划。该计划内容包括在技术允许的条件下暂时不再退役现有核电站、将核电站使用年限从40年提高至50年、投资500亿欧元于2028年起新建6至8座基于第二代欧洲压水反应堆(即EPR 2)的核电站、委托法国电力集团EDF对另外8座核电站的新建计划进行评估、耗资100亿欧元彻底国有化EDF(法国政府现持股比例为80%)并在国内开展核电教育攻势以吸引足够工程师进入核电行业。

其中2028年开始新建的二代欧洲压水堆预计将于2035年并入电网。EDF总裁Jean-Bernard Lévy在8月的一次政府会议上则对此时间表泼冷水道:“我们没有雇佣足够人员去建设10余座核电站,我们仅雇佣了拆核电站的员工。”

在马克龙的核能复兴计划施行之前,法国政府推行的居民电价4%涨幅上限将于2023年2月到期,此后居民电价的涨幅上限将被放松至15%,这也意味着目前拥有欧元区最低通胀率的法国即将面对迟到的通胀冲击。

根据法国电网运营商RTE的预测,随着建设进度已经落后十年的弗拉芒维尔核电站即将完工,以及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法国紧张的电力市场要到2026年才得到缓解。

上一篇:法国又迎来一场“黄马甲”运动?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2  |  www.001Fran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