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影响力在非洲遭遇“滑铁卢”

2022-08-29评论观察 参考消息网(0)

法国总统马克龙呼吁阿尔及利亚


法国《快报》周刊网站8月16日发表题为《马里、乍得、喀麦隆……从希拉克到马克龙,法国如何在非洲失去了影响力》的文章,作者是夏洛特·拉兰纳。作者指出,还有谁能想起来通布图的“奥朗德婴儿”呢?当时巴黎的威望达到了顶峰。但这只是昙花一现。最后一批法国军人8月15日离开了马里,没有欢送的鼓声和号声,更像是被两年前上台的军政府赶走的。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在整个非洲大陆,法国的影响力都在萎缩。全文摘编如下:

在非洲待了9年后,法国军队8月15日撤离了马里。  

还有谁能想起来通布图的“奥朗德婴儿”呢?2013年1月,被法国军队从“圣战分子”手中解救下来的婴儿,以法国总统的名字命名为“奥朗德”。当时奥朗德被认为是一个拯救者,巴黎的威望也达到了顶峰。

但这只是昙花一现,和平只维持了很短一段时间。还不到10年后的如今,最后一批法国军人8月15日离开了马里,没有欢送的鼓声和号声,更像是被两年前上台的军政府赶走的。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有52名法国军人在马里失去了生命。

在马里,法国军队换成了俄罗斯瓦格纳集团的雇佣兵,该集团成了巴马科的新盟友。从2018年开始,他们就在中非共和国阻止其他人接近该国的金矿和钻石矿产,也确保福斯坦-阿尔尚热·图瓦德拉的政权稳定。

在整个非洲大陆,法国的影响力都在萎缩。法国企业在20年里失去了一半的市场份额,被其他国家的企业抢走了。从达喀尔到尼亚美再到恩贾梅纳,街上反对法国的游行示威日益增多。在乍得,5月14日有数百反对军政府的人高喊“法国快走吧”,并且袭击了道达尔公司的7个加油站。

巴黎方面给人的印象是不再眷顾非洲青年人。2019年法国国民议会通过了一项法案,将非欧盟地区大学生的学费增加到原来的10倍。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科朗坦·科昂表示:“这一短视政策持续损害了法国的形象,其在非洲的影响力原本就建立在于大学中培养精英、中产阶级和公务员的基础上。”

由于不断地放弃,法国也越来越不抱幻想。喀麦隆历史学家阿希尔·姆贝姆贝表示:“法国没有手段实施其抱负。在非洲,法国可能会遭遇文化、军事、政治和经济的滑铁卢。换句话说,当没人再需要法国后,它会面临全面的失败。”

但法国不受待见并非一朝一夕,至少可以追溯到1998年。当时希拉克担任总统,法国出现了左右共治。昂内尔·若斯潘政府签署了取消“非洲部”的法令,只在外交部里设了一个国务秘书负责非洲事务。这一改革目的是和非洲实现关系正常化。结果呢?荷兰莱顿大学研究员拉赫曼·伊德里萨表示:“如今,法国已经放弃了软实力。它在进行军事干预,却丢掉了原本能带来好感的东西。”

数十年来,法国对非洲的侮辱性举动不断增多。2001年,时任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和总理利昂内尔·若斯潘,都没有到达喀尔参加塞内加尔前总统列奥波尔德·塞达·桑戈尔的葬礼,而他是法国与非洲关系的象征人物。

更糟糕的还在后边。2007年,在达喀尔当着众多大学生和要人的面,时任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引经据典发表了其顾问撰写的讲话:“非洲的悲剧,是因为非洲人没有足够融入历史。”

“利比亚事件”进一步损害了萨科齐的形象。2011年,萨科齐无视非洲联盟的意见和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的警告,鼓励北约从军事上实施干预打击卡扎菲。后者在2011年10月的死亡,导致了利比亚的内战并随后蔓延到萨赫勒地区,也加深了非洲国家对法国的怨恨。

背着这个沉重包袱上台的马克龙,原本想尽快地“力挽狂澜”。2017年在布基纳法索瓦加杜古大学的学生面前,他表示希望能“重新塑造友谊”。这位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法国总统,承认法国在1994年卢旺达大屠杀中负有“重大责任”。他还承诺向贝宁归还殖民时期劫掠的26件文物。

然而,法国军队在非洲却越来越不受民众的欢迎。一位驻非洲的法国大使表示:“法国仍被视为一个老牌殖民大国。不管它做什么,其军队都不会受欢迎。”

CopyRight 2022  |  www.001Franc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