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学害怕美国化

2018-11-07博客览胜 cnfrance2017(0)

    陆华博客

    今年年初开始,法国大学教师的抗议和示威活动连续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版,不久之前,一些巴黎大学生还占领了法国最高学府之一的巴黎政治学院。其实,这些抗议和占领表达的是高等教育界对于萨科齐力推的大学改革的不满,法国教师和学生团体历来对于政府的高等教育改革不买账。

  这场大学改革号称是萨科齐就任以后的头号任务,其目标可谓是雄心勃勃,要把现在低效率的大学改造为新的大学。

  受到法国的政治文化和价值观念的影响,法国大学一直处于政府当局强有力的统一领导和管理之下。因此大学并没有太多的实权,政府依靠高度中央集权的管理方式来保障教育公平以及大学机构之间的平等。

  乍一看,这一模式注重公平和平等,体现了法国人的立国之本“自由、平等、博爱”。但这种僵化的统一管理让法国大学步履蹒跚,已陷入了严重的危机之中。比如,在教学上,大学教育严重同质化,专业和课程守旧,缺乏改革和创新。教育都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了,大学也就对青年人失去了吸引力,而培养出来的学生必然也就面临着高失业率。在大学内部管理上,大学自身的权力有限,都要听从巴黎的教育部,所以大学内部形同散沙,缺少自身的定位和战略目标。在资源上,大学又过分依赖国家拨款,没有多渠道的资金来源,根本就无法来保障教学和科研的创新,因此也就缺乏竞争力。

  在知识经济和全球化的背景下,每个国家都想通过加强自身高等教育的实力来赢得国际竞争,法国大学的这种低效率自然备受抨击。上海交大的“全球大学排行榜”每次都在法国引起极大争论——法国大学在该榜排名普遍靠后。法国社会对这个排行榜虽然有些不服气,但这确实引起了法国精英们对于自身大学模式的反思。于是,萨科齐力主大学改革也就成为必然。

  法国政府对这场改革的目标明确:要放松对于大学的统一管理。大学一旦享有更多的自治后,有了更多的能力,变得更灵活、主动、积极,就能够克服原有的一些问题,也能更好地应对新的竞争和挑战。

  改革似乎给出了问题的解决方案,美好的愿景就在眼前,但事实上这个改革却引起了法国人,尤其是高等教育界的恐慌。

  首先,他们担心大学民主的失落。改革后,校长和学校的行政委员会拥有了极大权力,大学的决策效率和执行力大大加强,而院系和教师的权力却进一步削弱。效率加强了,民主却失落了,学者和学生自然要担心。

  其次,担心平等和公平失落。改革以后,政府将把以往属于自己的权力让渡给大学,大学拥有了完全的财政权和人事权。同时,少量经济界代表可以进入大学决策层,大学也可以设立基金来吸引更多的资金资助。这样,大学就成了自己命运的主人,可以决定自己的战略和未来走向。为了自身的发展和获得更多资源,学校之间的竞争必然会更激烈。那么,过去的那种大学间的平等就被打破了,大学之间的落差势必增加,这可能导致好的大学更好,差的更差。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学科之间的落差加大。热门学科自然有资金感兴趣,而人文等冷门学科必然会受到冷落。

  法国人恐慌“效率”、“竞争”、“多样性”,而这些正是法国社会历来担忧和抵制的美国大学模式所具有的特点。以美国式的竞争为逻辑的改革,法国人很难接受。美国人相信自由竞争,相信市场的力量,但法国人认为市场只服务于精英利益,会导致社会的不平等。法国人并不信仰自由资本主义,始终坚持国家保护公民免于社会排斥,维持法律和秩序。

  传统的法国模式确实需要改革,它过分强调了平等和公平,却忽视了效率。在这样的背景下,法国精英们就借鉴了让全球大学都艳羡不已的美国模式。但美国模式光环下掩藏的不平等却威胁到了“平等”这样的法国基本社会价值。这场改革仍在各方利益和考量的斗争中进行,但是法国政府推动改革的决心是肯定的。在这一时代,无论接受与否,美国模式确实正成为一种新的全球样板。

CopyRight 2022  |  www.001France.com